Consultant

members login

最新

准备报考播音主持专业

2021-05-23 21:35

首位聊天者刚失恋了

田金熊把自己兼职受委屈的经历,也说给了洗碗工听,并告诉他每一次受挫都是人生路上积攒的财富。最后,洗碗工的心情平静了许多,他告诉田金熊自己不会去砸店,会好好去找下一个工作。

“我回寝室跟其他同学说了这事,他们开玩笑说我陪聊功夫不错,还能骗吃骗喝。我后来想,陪人聊天也有好处,可以接触更多人,还能锻炼口才,所以就组织了几个同学一起来摆摊练嘴皮子。”

■即便是加了引号,“裸聊”还是给过路市民带来不少疑问。

“我说感情要讲缘分,不过更要靠自己的努力。你想和好,那就要看你是否真的能打动对方,让她感受和你在一起是会有幸福的。你自己各方面的能力是否能让她觉得有安全感……”尽管没谈过恋爱,但田金熊说得头头是道。

“裸”聊广告牌吸引了不少路人眼光。重庆晚报记者注意到,不少路人盯着广告牌偷笑,也有人窃窃私语。一个20多岁、穿着运动服,脸上长满痘痘的男生,独自在广场上走了一圈,然后站在不远处,盯着“裸”聊广告牌。

“哥哥过来看看吧,您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?”第一天入队的女生潘彦卓微笑着、很大方地说。“裸聊就是脱了衣服聊天?你们啷个聊?”男子这一问,让潘彦卓很尴尬,连忙跟对方解释。

昨晚8时,南坪万达广场“半身缘”店铺门前,摆着一块醒目广告牌,上面写着:“‘裸’聊,免费与人沟通,真诚相待,敞开心扉,收获快乐。”一张课桌、几张板凳,这就是4个高中生的陪聊摊。

这几天,南坪万达广场,几名高中生打出“裸聊”牌子,摆摊免费陪人聊天———还真有人找他们聊,第一位顾客还给了1元钱的陪聊费。这几名高中生为何要免费陪人聊天?他们倒底聊了些啥?昨晚,重庆晚报记者前往现场调查。

记者 吴娟 贺怀湘 实习生 陶俊驷 摄影报道

“你们这是做什么的?你是学什么专业?收不收钱?……”一堆问题后,男生说自己和女朋友分手了,他想和好但女朋友不愿意,他很苦恼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田金熊说,连续4个晚上摆摊聊天,每天大概有10人会来聊。尽管大多数人带着不信任的眼光看待他们,但是他们还是觉得很开心。

田金熊介绍,第一天,他们刚刚摆摊10分钟就有人来聊天了。对方是个20多岁男子,本来是跟着一对情侣朋友在逛街,与朋友分手告别后,独自走到摊位前。

“他说自己在一个十分苛刻的老板手底下打工,老板对洗碗工的态度很差,而且还经常扣工资,最后他受不了就辞职了,但心里憋着一肚子火,很想去把老板的店铺给砸了。”田金熊回忆说,担心对方真的做出傻事,他赶紧劝说,又把福祸相倚的道理搬出来劝说。

偶然发现陪聊是享受田金熊是这次活动的发起人,来自巫溪,说着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。他今年高三,准备报考播音主持专业,现在来主城,在南岸一家艺术培训学校集训。

为何组织这次活动?田金熊说,今年国庆假期间,他做兼职推销手机卡。一天晚上11点,他在南坪步行街附近烧烤摊上,向一对吃夜宵的中年夫妻推销。话说了一半,男子打断田金熊,让他坐下陪他喝酒吃东西。

4名高三学生均为18岁,两男两女,来自市内不同中学,目前都在南坪一家艺术培训学校学习表演、播音主持、编导专业,在这里摆摊聊天已经4天了。

田金熊收了钱,他说顾客给钱是自愿的,不管多少他都高兴。

田金熊说,有一次来了一个洗碗工,对方来的时候情绪很不好,倾诉烦恼时显得很激动,声音放得很大,皱着眉头。

与人分享自己的压力

“这些都是从电视、书上学的。没吃过猪肉,还不知道猪跑?”田金熊得意地告诉记者,该男子接了个电话急冲冲准备走,临走时他摸了摸裤兜,拿出一叠钱,有几张百元大钞。他再摸摸另外一个兜,有一元钱,他递给田金熊:“小兄弟,你口才很好,谢谢你,我现在心情好很多了。不好意思,我这里只有一元钱零钱了,你要是不嫌弃,将就收下吧。”

“与他们交谈,我也会分享自己的故事,马上就要艺考了,我很紧张,压力很大。顾客在听了我的烦恼后,也会反过来开导鼓励我,让我们觉得很温暖。”田金熊说。

“很多人都是看到裸聊来问的,也有人投来异样眼光,以为我们是做什么不正当的事。其实做这个广告牌也是为吸引人,我们说的裸聊,就是指真诚聊天,彼此没有界限,不分年龄、职业、学历,都能敞开心扉分享心事。”潘彦卓说。

田金熊说,他爱看书,读过不少心理学方面的书,当时就开解这位男子。“人事祸福就像八卦图,是相互转化的。假如你今天掉了100元,你应该感到庆幸,幸好掉的不是200元。”两人边喝酒边吃夜宵,聊了一个多小时,对方很开心,临走时还互留了电话。

邀人“裸”聊现尴尬

“我开始对他不放心,只是抿了一口酒,觉得身体没什么反应,才大胆开始喝。”田金熊说,对方是位40多岁的中年人。“他说自己只读到初中,羡慕有文化的人,他两个儿子也在做推销。他说自己爱玩,事业上没做出什么大事,走了不少霉运。”

网站统计
RSS